仓惶离开赌市,余二爷携妻女白氏和余书醒匆匆出门迎接,听闻途中惊险,白氏掺着做戏的成分没忍住哭出来,泪眼模糊哭得那叫一个真情实意。

闻声,余老爷子蹙紧眉,听得他心烦意乱,这是看他活得太久了?

“母亲。”余书醒暗暗扯了扯她的衣袖,示意她装地有些过于浮夸,白氏这才半醒半悟息了声,悄悄退到边上,面色稍露尴尬。

书房内,桌上放着透明的冷藏箱,里面盛着枚平平无奇的药剂瓶,仔细看,在不同的光影下,液体泛着淡淡的蓝色,漂亮又危险。

“医药研究室那边得到消息了吗?”苍老浑厚的声音传来,余四爷将目光从冷藏箱里移开,规规矩矩地开口:“父亲,他们早早得到消息,这会就等在研究院里。”

“得尽快将这东西送到研究院。”低吟一阵,余老爷子这才下定决心,接着便吩咐道:“锦轩,派几个人跟着你去送,路上务必谨慎小心。”

明知道现在诸多人盯着余家的动向,这时候去送明摆着就是自找死路,可竟没一个余家人替他说话,包括他那个名义上的养父,余二爷依旧选择视而不见,继续冷眼旁观。

贺锦轩心中毫无波动,淡然点头应下,麻木到半点反应都没有。

院里短暂地一阵骚动,贺锦轩匆匆趁着暮色上车,数量车引擎发动,逐渐隐蔽在深沉的暮色下,阴沉沉的让人莫名躁动。

“父亲,锦轩哥要去哪儿?”余书醒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空挡,匆匆忙忙地问,焦急担忧的神色全篇显露在脸色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