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梧桐树的枝丫光秃秃的,偶尔有几片倔强挂在上面的,风轻轻一卷,全都哗啦啦随风落地,可再倔强还不得遵循四时变化。

窗内林麒目光如痴如醉,明明她常在自己身边,却怎么也看不够,好半晌才发动引擎,驱车前往韩家。

回去换成运动装,韩圆半躺在座椅里,将遮光板一拉,闭上眼帘就欲要睡觉,这段日子她发现了,呆在林麒身边,她活像个奸懒馋滑的米虫。

算了算了,米虫也挺好。

林麒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即使知道,打心底也是十分乐意的。

窗外风景像刷电影似地快速闪过,车载音乐被换成安眠曲,即使过崎岖的弯路,车速只是放缓依旧稳健,由于旁边睡着心尖尖上的人儿,林麒到达赛场足足耗费三小时。

“待会不把你的屎给打出来,我就不叫江翎!”

“嘿,打他可不就是一二三嘛…”那边有人骂骂咧咧过来,许久未见的江翎伙同沈巍勾肩搭背齐齐登场,像是刚刚与人发生争执。

崎岖的山路错综盘旋,在空地临时搭建简陋的休息场所,错落摆放着五花八门的机车,林麒用牙齿咬着皮质手套的尾端,偏头从帐内出来。

细碎的光从光秃秃的枝丫露出来,林麒垂下眼帘,浓密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,样貌不是这些年流行的鲜肉长相,而是实打实的硬朗和野性。在这张脸上,眉峰至眼尾的那道疤痕也是极漂亮的。

霍冷舟突然窜出来,这些阵子他在外地研究股市变化趋势,听说这里有场盛大的机车赛,这才火急火燎地冲过来,然后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