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问出口的那一刻闫乐辰就已经后悔了,他其实并没有身份去干预她的感情问题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片静默,正当闫乐辰屏气凝神以为她不会回答时,女孩细细的嗓音传来,“他很好。”

很模棱两可的三个字,余糖没有刻意解释,闫乐辰也不想再提及这个敏感的话题。

翌日。

雨过天晴,空气里都是潮湿泥土的味道。余糖说到做到,只借住了一晚就匆匆离开。

闫乐辰送女孩去车站,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及昨晚的事情。

准备检票的前一刻,女孩抬眸看了一眼公屏,拿着手中的票起身,还没等走两步突然停了下来。

闫乐辰在最后一刻突然扯住女孩的手腕,眼神中有一瞬间的慌张,出声喊道:“糖糖…”

女孩澄澈的眼睛盯着男人的握着她的手腕,眼神中有丝不耐,但还是耐着性子等他会说些什么。

闫乐辰也察觉到这样的动作有些过分亲昵,松开手腕,男人微微站直身子,眼神中透着股小心翼翼的温柔。

“糖糖,我们还是朋友吧?”

余糖抬眸看了他一眼,嘴角扬起一抹温顺的笑意,半认真半玩笑道:“当然,我们可还是过命的交情。”

听到她没有否认他们的关系,闫乐辰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。

学着余糖的语气,半是认真半是玩笑道:“过命的谈不上,我当时完全是在发扬雷锋精神。”

男人笑了起来,露出一口白牙,俊朗的样子迷倒了一大片路人,像极了童话里的白马王子。

等广播里传出前往云城的列车即将发车时,余糖才匆匆离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