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点急促地打在玻璃窗上,然后滑落形成一条细细的水流。

余糖趴在窗前微张嘴巴哈出一片雾气,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在上面写写画画。写到一半时她突然发现不对劲,空洞失神的眼睛渐渐清明起来。

雾气渐渐消散,上面写的字也不复踪迹。

闫乐辰从浴室出来就瞧见了这副画面,女孩的眼睛澄澈清亮眼巴巴地望着窗外,柔顺的长发散落在肩头。

男人垂了垂眸子,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撒下一片阴影。这次很突兀的相遇,感觉…感觉她比之前沉默了许多。

单身公寓自然只有一间卧房,闫乐辰执意要把房间让给余糖。余糖执拗不过他,只好同意了。

卧房里同外面一样,卡棕色为主调很适合他这样的年轻男人。床单被罩都是换新过的,余糖不得不再一次佩服他的细心周到。

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,房间内点了很小的一盏灯,影影绰绰可以看到雨点打落在树叶上的痕迹。

半夜,突然刮起了冷风,余糖扯了扯被子将脑袋缩下去一点。一道细微的声音落入耳畔,女孩的动作僵了僵,一动不敢动。

闫乐辰抱着被子站在门后探了探头,小声道:“你睡了吗?”

黑暗下的女孩眨了眨眼睛,没说话。

男人借助微弱的灯光看向床上鼓起的一个小包,抿了抿唇,继续淡淡道:“客厅没有暖气,有点冷。”

弱弱的嗓音落在耳畔,竟让余糖感觉出有一丝的小可怜。

“我能来打个地铺吗?”

余糖躺在床上抽了抽嘴角,人家做主人的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她再不同意就显得太没人性了。

将被子向上扯了扯,余糖淡淡嗯了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