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大的声响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,周围人看着地上喷溅的鲜血大气不敢喘一下,静默了许久也没能从心底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来。

缓缓抬起眸子,眼眶周边泛着红的阴鸷像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似的,看的让人后脊发凉。

几个想要冲进来的男人脚步往后缩了缩

,顿时心生畏惧,扭头就要往回跑。

余糖略微扬起嘴角,细嫩的手指捏起柜台上的一枚碎玻璃,两指并拢甩了出去,锋利的玻璃碎片穿透空气划过男人的脖颈,一小道血柱如喷泉般瞬间喷射出来。

腥甜的鲜血混着空气中酒精的味道,胃酸翻涌,让人忍不住地干呕起来。

慢条斯理的迈开步子,两只细细白白的手指捏着一枚玻璃碎片,在香槟色的灯光下凝结成一个小小的光点儿。

缓缓踩着鲜血往前走,像是踩在了周围人的心尖上,她半敛着眉眼,像是从地狱走来的魔鬼。

京城的地下赌市只是个统称,它此下经营着多个部门,赌场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,也是营销利润最大的一个交易场所。

此时,喧杂的氛围中,黎瑾郁单手撑在椅子上,好看的眼型中倒映着桌上的棋牌,右手摇晃着玻璃酒杯,淡黄色的液体在杯中荡起一片涟漪。

台上已经是24把连庄了,在场的人悄无声息地捏了一把汗,他突然微微低下头,轻启薄唇,喉咙里带着点儿沙沙的笑意,“小候爷,接下来要想赢,靠的就是毅力。”

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黎瑾郁轻佻了下眉眼,眸底能看出恣意。

候旬阳嘴里咬着根烟,微眯着眼睛,按着手心里牌小心翼翼地掀起一个角,停顿了三秒后,男人将牌扔在桌上,有些玩味地笑道:“赢了。”

与此同时,门外一个类似经理的人步履匆匆地跑过来,身后还跟着两个酒保,因为跑的急,途中还踉跄了几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