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人声喧杂,接二连三有人提着行李箱匆匆路过这里,程野丝毫不顾及他人的目光,手臂轻轻扣住女孩的腰慢慢地圈在怀里。

头埋在她的脖颈处,温润无害的樱花香缓缓萦绕在鼻间。

猝不及防余糖浑身僵住,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捏紧,眸光闪烁,她此时心里开始剧烈挣扎,不知道是该推开还是就放纵任由他这么抱着。

这个短暂的拥抱只持续了几秒钟,微微拉开距离,程野微低着头,琥珀色的眸光打量着她垂在身侧那截白到透明的手腕。

这款玉配他的糖糖终究是勉勉强强,如果不是因为它经过程家几代人的爱情见证,程野估计都不会想到这么累赘的东西。

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的手腕看,余糖微微抬起手,腕上细腻的玉在机场大厅的灯光下反衬出润泽的光晕,她澄澈的眸子闪过一丝不解。

送人东西很少会想到送玉,程野没想过多解释,微微俯下身就这么看着她,眼神深沉灼热,从喉咙里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话,“这个东西不许摘下来。”

嗓音寡淡又莫名透着股强势,还没等这股认真劲过去,他微微低下头,嘴角上扬着,散漫之中又有熟悉的轻佻。

嗓音低哑,熨烫耳膜,磨地人下意识想缩脖子,俯身在她耳边缓缓道:“在未来我不在的几天,它就承载着你对我的思念。”

愣了半晌,余糖才发现他的言外之意,就是允许她睹物思人的意思。

小姑娘被逼迫在他小小的一方领域中,两片红霞悄然无声地浮上脸颊,拧着眉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别扭劲让他越看越喜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