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过院子的围墙外,可以看到一片灯光正朝这边走来,程彦微不可觉地蹙起眉头,父亲来了,这事就难办了。

程野站在长廊的阶梯上,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灯光,脚步声在耳畔越来越清晰,他眉目如水,泰然自若,看来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。

门被人撞开,掀起薄薄的一层灰尘,一群人很快拥入院子里,偌大的地方瞬间变得拥挤起来。

前面站着一个面色肃冷的中年男人,多年来在道上练就了一身铁血气息,琥珀色的眸子沾染上沧桑,竟和程野同出一辙。

程彦上前走了几步,站直了身子,微微低头轻唤了一声,“父亲。”

闷哼一声,程父的语气并不怎么好,冷冷地质问道:“我要是不来,你就准备把他轻易放走了?”

把头低地更狠了些,程彦浑身一凛,喉结滚动了一下,但并没有说话。

程野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他们,动手把包背在肩上,神色恹恹的,懒散之中带有一丝熟悉的轻佻。

“老头,你这意思是不准备放我走了?”

气氛瞬间冷凝起来,两人对视的眸光像是一柄柄裹着寒意的利刃,不像是父子,倒像是仇人。

一道高跟鞋踏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徐徐传来,入目是一位温润柔和的女人,因为光线太暗,中途踉跄了几下,她素来精巧的发丝凌乱的不少。

程彦见到她微微颔首,同样规规矩矩地轻唤了一声,“母亲。”

点了点头,她站到程父身边,伸出小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,恶狠狠地警告着,“你好好跟我儿子说话,这次务必让他原谅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