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光从侧面照过来,林麒低垂着眉眼,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下,看不清神情,对她问的话没做回应,似乎极力避免这个话题。

韩圆略微耸着肩,闷闷吃着碗碟里的虾仁,非常明智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两人刚和好,谁也不想破坏这和谐融洽的关系。

那边林麒仔仔细细想过了,不珍惜的原因无非就是不重要,不重要无非就是不够喜欢。

所以他对她好一点,再好一点,林麒极力乞求她能够回头看看,哪怕只是逗留,偶尔惦念着他这点好,万一真成永远呢…

与此同时,里昂。

音乐协会内的交响乐讲坛会举办地异常隆重,现场布置得也华贵非凡,沈妙这次来算是不虚此行,可谓是大开眼界,受益匪浅。

这些天顺风顺水,如果非要说预料之外,那就是朴恩每天都会掐准时间点等在协会外,风雨无阻,比报钟的机械还要精准。

顶楼阳台上,裴大师照例拿着望远镜往下看,沧桑的脸上古板严肃像个老学究,突然闷哼一声,低沉声音暗暗嘀咕着:“搞电子竞技的小男朋友。”

前来拿乐谱的工作人员浑身战栗,缩了缩脖子,夹着尾巴畏畏缩缩离开了。

楼下,沈妙刚出门,毫无悬念地撞见朴恩停靠在路边的“大块头”,少年很风骚倚在车门旁,摆出副很忧郁的姿势,自认为就是传说中的“忧郁王子。”

沈妙有些想笑,怎么会有人幼稚成这样,每天费尽心思在意外表这些东西,难道就不累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