陛下窝在余糖怀里,闻言恹恹抬起眼帘,抗议性地抬起眼帘,圆滚的身子又往她怀里使劲挤了挤。

眯了眯眼睛,程野从电脑椅里起身行云流水般伸出手指勾住它那根红色编织绳,轻轻松松往上一提,陛下肥胖的身躯立即远离余糖的怀抱。

“确实胖了。”似是有意惩罚,勾着红绳的那根手指上下掂量,程野才意犹未尽地说出这句话。

陛下呜咽几声,触及到他的视线立即噤声,怂包到几乎没眼看。

余糖坐书桌前,面前堆满像砖头一样厚的法律条文,手掌心按住肩颈向另一侧倾斜,能立即听见骨骼发出的细微响声。

“晚饭别叫我了,我先躺会儿。”嗓音细细,说着便爬上床,原来书看多真的会觉得恶心,恶心到反胃的境界。

闻言,眸光闪烁,程野盯着她的动作迟迟没有说话,看着她极不舒服地倒在床上最终息了声。

这些天,tf战队首播的宣传海报迅速更替,原本由顾逾白在前的战队成员照全部被撤退下来。

代替上的是另一张风格的海报:前方英姿挺拔的少年拥抱着妙龄少女,轮廓模糊看不清真容,后面的战队成员足足缩小一倍。

地位孰轻孰重一眼定论。

“摸不清套路的人还以为咱这是爱情影片呢。”调整着麦克风,训练室内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。

“呵。”朴恩懒洋洋窝在沙发里,嘴里咬着根棒棒糖,含糊不清道:“程哥这是开窍了,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浪漫,程哥能做到这一步都算是老天眷顾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