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声响彻耳膜,就连穿白绸长裙的女人也忍不住回头去看,刚巧对上候旬阳看过来的视线,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了会儿。

候旬阳的目光很不老实,最后发出轻佻的轻嘘声,惹得周边女生娇羞不已。

“我知道他。”夏商榆歪斜着坐椅子里,几乎同候旬阳的姿势同出一辙,浑身上下都透着玩世不恭的调调。

然后百无聊赖地开口,“他是京城房地产大亨的儿子,据说他爹身价值上百亿呢。”

说着,装模作样地眯起眼睛,夏商榆掐指一算,侧眸一本正经地说:“照他这个消费速度,满打满算最多撑20年。”

“然后全他妈变成穷光蛋!”

旁边贺锦轩微耸肩,对他的话不置可否。

黎锦郁知道候旬阳装逼装成功了,他其实并不热衷收藏这些珠宝首饰。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讲,他是在变相支持这场拍卖会,或是有意拉进他与赌市的关系。

这种局面,他是非常乐见其成的。

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几下,黎锦郁蹙了蹙眉,那个眼瞎的这个时候过来触霉头,最终还是压着不耐烦的情绪,慢吞吞地掏出手机。

“怎么了?”眼神盯在台上,俞龙轩轻歪头漫不经心地问。

间隔了几秒钟后,才听到黎锦郁有些卡壳的声音,“07…好像来了。”

说着慌忙站起身,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匆忙向外面冲,走之前还不忘嘱咐说:“控制好这里的局面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