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吞吞地拿着银制刀叉戳着盘中的肉,脖颈间的水滴形红宝石仿佛在底下暗波涌动,韩圆低敛着眸子,看起来很不在状态。

“哇哦。”

这道惊呼声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。

萧木斜窝在椅子里,嘴里咬着银制的餐具,伸出手虚挡在自己眼前,语调还是一贯地散漫和浪荡,“韩妖精你知道吗?”

“刚才月光猛地从窗外照进来,你那条项链嗖地反射,嚯!在我眼前来了个漂亮的虚晃。”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也没忘,震动地椅子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响。

夸张的语句加上雷人的表演动作。

轻啧一声,手肘懒懒散散地撑在椅边儿上,韩圆微眯着眼睛看他,带着半分妖艳地缓缓开口:“萧木,你之前是跳过霹雳舞吧?”

毫不留情地回怼一句,所有人都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好整以暇地端坐着。

许是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太夸张了,此时圈内最浪荡的公子哥竟表现出一丝腼腆,伸手挠了挠后脑勺,有些局促地道:“我是有那么点四肢不协调…”

“但这不影响我左搂清纯少女,右抱性感嫩模吧?”他话锋一转,嚣张又吊儿郎当的模样,还有贼贱贼贱的浪荡笑容。

韩圆半窝在椅子里,翻开手机不慌不忙地瞥了眼,灵动的眼睛瞬间黯淡无光,耸拉着脑袋看起来很不在状态。

一道突兀又尖锐的声音响起,厉窈侧眸睨视着他,略有些嫌恶地开口:“每天看着那些膨胀的假体,你从哪来的优越感?”

面对暴躁中深海母夜叉,萧木的嚣张气焰顿时削减了许多,闷闷地用刀叉戳着盘中的牛排,闷声不发一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