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的太阳很毒辣,余糖双手环胸,眯着眼睛站在餐厅的外面。热浪涌来,少女又一阵皱眉。

街口拐角出现一行机车少年,引擎发动的声音震耳欲聋。

余糖眯着眼望去,眸底的颜色深了深,是那帮社会哥。

“曜哥。”黄发少年冲前面微抬了抬下巴,示意男人去看。

蒋楚曜顺着他的视线缓缓转头,一行汗水顺着额头滑到眉眼处,男人抬手揉了揉眼睛,顶着太阳光向前方望去。

女孩远远地一个人站在那里,神色恹恹的,有点暴戾。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错觉,你要是敢现在触她霉头,她会动手撕了你。

蒋楚曜眯了眯眼睛,微微下弯身子,手腕微动,整个人经过形成一道残影。

几个社会哥望着男人的背影,神色有些茫然。直到男人把车停到女孩面前时,众人都倒抽了一口气,恨不得赶快替他溜。

蒋楚曜自我感觉良好,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妥。将机车停在餐厅没口,男人将头盔摘了下来,咧出一口白牙,冲余糖笑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女孩抬眸瞧了瞧他,轻嗯了一声,还真是冤家路窄,两人又碰上了。

蒋楚曜感觉两个人再次碰到就是缘分,将机车停在路边,男人淡定地将头盔放在车上向女孩走来。

弯了弯唇,自来熟地道:“我觉着我们挺有缘分。”

余糖微歪头,杏仁般的瞳仁中浮现出一丝轻佻和玩味。然后少女的视线顺着男人的脸庞往下滑,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男人左手上。

“手好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