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完电话后,余糖急匆匆的收拾了一下,和楼下的阎婆打了个招呼,说是中午不回来吃饭了。

在路上打了个车,余糖整颗心都上下摇摆不定,她本以为还要经历几番波折呢,可这也太顺利了,让余糖莫名的心慌。

闫乐辰等在路边,怀里捧着一大捧茉莉,香味四溢,衬着他阳光帅气的模样,引起一大片人的驻足。

停下车,余糖付了师傅车钱,抬眸看向马路对面的事务所。

看完就皱起了眉头,那边人头攒动,源源不断地想往里面挤。

瞧了一会,余糖喃喃自语了一番“现在是盛季么,来咨询法律条文的都比春游的人多。”

高大的梧桐叶影子落在了地面上,撒下一大片阴影,挡住了那骄阳似火的太阳。

余糖穿着一双银色短高跟,踩着一片梧桐树叶走了过去。

闫乐辰踮起脚尖,张望着看马路对面。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“他娘的。”

有一个就有两个,有两个就有三个,然后就三十,四十,当这是动物园看国宝呢!

远远望见一抹白色的身影,闫乐辰趁众人不留神,一个健步冲到余糖面前。

余糖被这突如其来的身影吓了一大跳。往后退了几步,闫乐辰顺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余糖师妹,你来的挺快啊,刚才我都没看到你…”

闫乐辰憨笑了几声,似乎成了一种反射条件,他只要一看到余糖就总能高兴起来,哪怕前一秒还消沉着。

正应了网络上的一句热评“你永远都不知道,一见你就笑的人有多喜欢你。”

余糖微微颔首,礼貌的笑了笑,看向那边的一群人,闫乐辰就是从那边跑过来的。

不着痕迹地挣脱开被握着的手,余糖缓缓道:“闫律师,那边都是顾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