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饭后,程野陪着余糖练了一会字,经过几日的训练,余糖的字已经不像从前那样软趴趴的了。笔锋间都透着刚劲锋利,自成一体。

最让程野满意的,是余糖写他的名字。每一撇一捺,似乎都带着他的身影。

程野对这点很满意,她的女孩身上总要有点他的痕迹。

临近日落,程野准备动身去趟俱乐部。

天边渐渐泛起金光,撒在人的脸上,立刻变得红彤彤的,像是高原红那般。

程野慢悠悠地走着,微微垂着头,心事重重。

还有一周就要去京城了。在这之前,他必须将帖子的事情解决掉。至少,在他临走前,要看到他的女孩是安全的。

脚步迈到俱乐部的门前,听见铁门内传出一阵噪音。程野抬起的脚顿了顿,侧耳聆听。

朴恩站在屋内挠了挠后脑勺,摊了摊手无奈道:“沈仙女,沈祖宗。你在这赖着也不是办法。我们也不知道程哥在哪里。”

沈妙嘴里含着从桌上拿起的糖,含含糊糊道:“那你打电话啊。”

“祖宗,打不通啊,程哥手机关机,刚才你不听着了吗?”

朴恩蹲在沈妙跟前,用手扯了扯女孩的裤脚,求饶道:“沈仙女,沈祖宗,实在不行您就坐那等着,不要吵我们训练好不好?不然程哥是要骂我们的。”

“不要。”女孩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,唇角像果冻一样粉嫩。沈妙将后背靠在椅背上,舒服地发出一声喟叹。

“我要找程野,找不着他我只能赖在你这了。”

“卧槽!”朴恩抓了抓头发,脑子都快要爆炸了。

“您要是能安分点,甭说赖着这里…您住在这里都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